肖海涛律师:关于股东出资加速到期,上海的法院一般不支持!!

作者:肖海涛律师  发布时间:2021/1/15 14:14:21 点击数:
分享到 65.6K
导读:肖海涛律师:关于股东出资加速到期,我检索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澳门金沙网址的判决,目前全国的法院判决都有所不同,有待最高法院做出统一的规定,使用最多的是在终本执行后,另行诉讼。浙江的法院支持的比较多。提醒大家,诉讼前

       肖海涛律师:关于股东出资加速到期,我检索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澳门金沙网址的判决,目前全国的法院判决都有所不同,有待最高法院做出统一的规定,使用最多的是在终本执行后,另行诉讼。浙江的法院支持的比较多。提醒大家,诉讼前一定检索一下当地的法院,尤其是中院、高院的判例是否支持。下面就是上海的一个判决案例。(说明一下:上海的基层法院、中院、高院一般都不会支持的。实操告诉我的!!!)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沪01民终1222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申请执行人):上海汇银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衡山路****。

       法定代表人:胡伟庆,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某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鲍某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执行追加第三人):曹然,男,1959年3月26日出生,回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执行追加第三人):丁培君,女,1957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原审第三人(被执行人):上海置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园区路

       法定代表人:丁培君,经理。

       上列两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某某,上海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汇银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银物业)因与被上诉人曹然、丁培君、原审第三人上海置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置润投资)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徐汇法院)(2020)沪0104民初172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1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汇银物业的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追加曹然、丁培君为(2019)沪0104执5528号案件被执行人;曹然、丁培君在未出资范围内对置润投资不能清偿(2018)沪0104民初12650号民事判决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主要理由是:被执行人置润投资未履行生效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后,因无可供执行财产,已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置润投资提供2020年4月的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月报、利润表不能证明经营状态良好,且记录期末现金余额为0;至今置润投资未能清偿债务,足以证明该公司已经符合“资不抵债”,无能力清偿债务的情形;执行中,至注册地址实地勘察,也无置润投资。注册资本属于公司财产,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应当准予股东认缴出资加速到期,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故请求本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曹然、丁培君答辩称:置润投资注册资本增资方式为认缴制,认缴期尚未届满,公司债权人无权请求股东突破公司章程规定加速到期出资责任;置润投资实际经营地址并不在注册地址,从2013年至今一直在嘉定区XX路XX号XX栋办公司,现仍处于正常经营中,且对外负有应收债权,不符合长期亏损和“资不抵债”的破产要件,故请求本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置润投资责表示认同被上诉人意见。

        汇银物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追加曹然、丁培君为(2019)沪0104执5528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两人在未出资范围内对置润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认定:徐汇法院受理(2018)沪0104民初12650号置润投资与汇银物业、上海XX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并于2019年1月21日作出民事判决:一、确认置润投资与汇银物业签订的关于上海市徐汇区XX路XX号XX楼房屋的《租赁合同》于2017年10月26日解除;二、驳回置润投资的全部诉讼请求;三、置润投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汇银物业2017年5月15日至2017年12月6日止的租金和使用费933,451.10元;四、置润投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汇银物业逾期支付租金和使用费的滞纳金(以404,675.5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自2017年5月15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以424,909.28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分别自2017年8月15日起、2017年11月15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五、置润投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汇银物业2017年5月15日至2017年12月6日止的物业管理费59,723元;六、置润投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汇银物业的物业管理费滞纳金,以26,608.8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分别自2017年6月1日起、2017年9月1日起、2017年12月1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七、置润投资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汇银物业2016年3月至2016年9月的水电费122,192元;八、汇银物业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置润投资押金260,000元;九、汇银物业的其余反诉请求不予支持;十、驳回XX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置润投资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28日作出(2019)沪01民终4513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因置润投资未履行相关义务,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徐汇法院于2019年11月28日作出(2019)沪0104执5528号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之后,汇银物业申请追加置润投资的股东曹然、丁培君为(2019)沪0104执5528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徐汇法院受理案号为(2020)沪0104执异33号。2020年6月2日,该院作出(2020)沪0104执异33号执行裁定:驳回汇银物业的申请。汇银物业对此不服,提起本案诉讼。

        一审判决另查明,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档材料显示:置润投资成立于2013年4月25日,原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股东丁培君,其于2013年4月18日实缴注册资本50万元。2015年4月23日,置润投资股东作出决定:注册资本由50万元增至800万元,丁培君认缴出资额800万元,出资比例100%,并进行登记备案。同日,置润投资的章程显示公司注册资本为800万元,股东为丁培君,出资时间2043年4月24日。

        2017年3月22日,丁培君与曹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曹然受让丁培君70%股权,合560万元,作价560万元。同日,置润投资的章程显示公司注册资本为800万元,股东为丁培君、曹然,各认缴出资额为240万元、560万元,出资时间为2043年4月23日。置润投资申请变更股东由丁培君为丁培君、曹然,公司类型由一人有限公司(自然人独资)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丁培君、曹然认缴出资额为240万元、560万元,出资比例30%、70%,出资时间为2043年4月23日。2017年4月7日,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决定准予变更登记,后置润投资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此外,2020年3月20日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举报处理情况告知书》,写明置润投资于2017年4月7日办理股权变更,实施的是注册资本认缴制,承诺出资时间为2043年4月23日,至今未办理实缴登记手续,故举报抽逃资本的违法事实不成立。

        一审判决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档材料可见,置润投资注册资本由50万元增资至800万元,在股东或股权变更前后股东认缴期限均至2043年4月,且丁培君、曹然亦认可未实缴。另根据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0年3月20日出具《举报处理情况告知书》可见,置润投资实施的是注册资本认缴制,承诺股东出资时间为2043年4月23日,至今未办理实缴登记手续。综上,在认缴期限尚未届满时,汇银物业申请追加丁培君、曹然为(2019)沪0104执5528号执行一案的被执行人,缺乏事实依据,亦于法无据。

       徐汇法院经审理后,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于2020年9月17日作出(2020)沪0104民初17286号民事判决:驳回汇银物业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生效法律文书、企业工商材料、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被上诉人在一审审理中提供置润投资2020年4月《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月报》、《利润表》,均无落款盖章等记录;二审审理中,被上诉人补充提供2018年11月至2020年3月期间上述三表。上诉人对上述证据经质证表示三表均为置润投资自行制作,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不予认可。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定如下:三表来源于被上诉人自行制作,被上诉人并未提供税务申报等相关材料核实,故本院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从考量,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再查明,经核实,置润投资为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达十多件。

        本院认为,本案被执行人置润投资注册资本增资采用认缴制方式出资,股东出资期限尚未届满,公司法赋予股东对其认缴出资额享有出资期限利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一条规定,公司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原则上通过破产程序处理。但执行中,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除外。

       上诉人依据执行法院于执行过程中因被执行人暂无可供执行财产,而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执行裁定,主张被执行人置润投资具备破产原因,但结合被执行人经营状态、涉置润投资多起不同诉讼地位的执行案件,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置润投资存在“资不抵债”,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符合破产原因而不申请破产的情形,故上诉人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认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047元,由上诉人上海汇银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叶 佳

审判员 顾 颖

审判员 宋 贇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日

书记员 陆一迪




上一篇:终本后,债权人代位权纠纷的法院判决 下一篇: